变态快递员剃光单亲母女(18+)

Story Categories:

Views: 793 | Likes: +9

“叮咚”“妈妈,有人按门铃。”七岁的糖糖对自己的母亲莫美子说道,“应该是你的衣服吧。”莫美子摸了摸糖糖的头,“坐好,等妈妈去拿快递。”莫美子笑了笑,对糖糖说道。莫美子今年30岁,7年前和男友不正当接触而怀上了糖糖,男友多次要求打掉糖糖,但莫美子还是坚持把她生了下来,男友把她抛弃。现在的莫美子和自己的女儿糖糖住在一起。莫美子打开了门,“您好您的快递,请拆开查看有无损坏后提交订单。”年轻的快递员抱着一个中型箱子,递给了莫美子,“这。。。我好像买的是衣服,为什么箱子这么大啊?”莫美子不解地问道,“也许发货有误,但还是请您拆开看看。”快递员说道,“好的,那您等我一下,我去拿一下剪刀。”莫美子把箱子递给快递员,快递员把箱子接了过去。莫美子并没有看见自己身后的快递员诡异的笑了笑。

“剪刀我拿来了。。。”莫美子走了过来,一张手帕忽然蒙到了自己脸上,“唔,唔。。。”莫美子刚开始还想反抗,但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般瘫软在地上,她被迷晕了。

莫美子醒来后,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凳子上,身上的衬衫和裤子被脱了下来,放在了一边,自己的女儿糖糖被绑在了对面的凳子上,哭着。她的身旁站着一个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的男人,他抽着烟,说道:“醒来了啊!那可以开始了。”这不是刚刚那个快递员吗?莫美子看着他打开了那个放在茶几上的中型箱子,“你不是刚刚那个快递员吗?”莫美子问道。“对啊,”快递员从箱子里拿出两件包装衣服的包装袋,接着拿出了另一个小盒子,“你想干嘛?”莫美子问道,“我啊,想玩玩。”快递员打开一个包装袋,里面是一条褶皱的白围布,他走到莫美子背后,把围布给她披上,扣上了卡扣。“你想干什么都可以,不准动我的女儿。”快递员轻轻地抚摸着莫美子长长的黑发,并把莫美子绑黑发的黑色发带拉了下来,莫美子的黑发如流水一般从空中滑到围布上,“头发很美呢!”快递员说道,他贪婪地抓起莫美子的黑发,嗅了起来,“随便你对我做什么但是不准碰我女儿,不然我就报警了!”莫美子气愤地说道,“哦,是吗,我好怕呢!”快递员打开了另一个包装袋,拿出一条浅蓝色的印着卡通图案的围布,给糖糖围上,“小妹妹,别哭了,喜欢车车吗?”快递员指了指围布上印着的卡通汽车,笑了笑。接着打开了小盒子,拿出来一把电推,“你要干嘛?”莫美子问道,“不干嘛,”快递员轻轻地抚摸着糖糖头上绑着的双马尾,“帮你女儿剪头发。”说着,快递员打开了电推,接着对着糖糖的头顶上推了过去,糖糖大哭着,“快点给老子别哭了,在哭把你妈妈杀了!”快递员大声威胁到,糖糖好像受到了惊吓,只是小声的抽泣,快递员抓住糖糖头上的一只马尾,把马尾周围的头发连根推下,他按住糖糖的头,用电推抵住了糖糖的后颈,把后颈的头发推了下去,接着是鬓角,很快,糖糖的头上的一半头发被剃了下来。莫美子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剃光头发,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,糖糖很快就被剃成了光头,快递员把糖糖身上的围布解了下来,然后抱着糖糖连着绑着她的凳子一并带进了卧室,快递员很快就走了出来,关上了门。“现在,轮到你了,但是我觉得,你的头发还可以洗一下呢。”快递员解开了绑住莫美子的绳子,绑住了莫美子的手,“满足我,我就不会伤害你们母女。”快递员拉着莫美子到了浴室,并搬来了一张小板凳,“坐下,把衣服脱了。”快递员说道,“不是已经脱了吗?”莫美子说道,“我说内衣。”快递员也脱下了内裤,露出来那根又粗又大的东西,莫美子不情愿地把内衣裤脱了下来,那根东西翘了起来,快递员抓住莫美子的头发,让她把嘴张开,莫美子没有办法,只好张开了嘴,那根东西被快递员硬塞到了莫美子的嘴里,莫美子只能发出唔,唔的声音。那根东西在莫美子的嘴里蠕动着,快递员一脸享受的样子,莫美子很气愤,但也没有办法,忽然一阵暖流从那根东西里喷射到莫美子的喉咙中,莫美子觉得很恶心,自己的手被捆住了,只能任凭他摆弄,快递员把东西拔了出来,打开了淋浴头,冷冷的水流从喷头中滋出,喷溅到莫美子的头发上,水流顺着莫美子长长的黑发发丝流到围布上,围布也被打湿了一大片。快递员挤了一点洗发精挤到了莫美子的头发上,快递员抓住披在围布上已经被水打湿的黑发,在莫美子的头上揉搓,莫美子想伸手擦擦嘴边残余的精液,但手上的绳子还是解不开,泡沫一点点的滴到围布上,快递员打开喷头,把泡沫冲下,继续按摩莫美子的头皮,那根东西忽然顶住了莫美子的后脑勺,快递员把莫美子的头发缠到自己的那根东西上,“你干嘛?”莫美子很疑惑,但她看到快递员的手在后面蠕动时她便知道了,“你在手冲?”莫美子有些惊讶,“对。”快递员说道,接着一股粘粘的液体喷到了莫美子的头发上,“你。。。”莫美子气的咬牙切齿,自己宝贵的头发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玷污了,快递员拿起淋浴头把她头发上的精液洗掉,用毛巾给她擦干了头发。

快递员把她拉到客厅,把那件湿透了的围布取了下来,晾在了一边。揭开了围布后,莫美子硕大的乳房露在外面,她的身材很纤细,虽然是生过一次孩子的女人。快递员忍不住摸了摸她纤细的身体,一把扑到她的乳房上,感受这种柔软的感觉。快递员站起来,把刚刚围着糖糖的浅蓝色的印着卡通图案的围布披在她身上,扣好卡扣,解开了绑住她手的绳子。“我要开始了,解开绳子是为了让你舒服一点,别想着跑或者呼救,我就不会伤害你。”快递员打开了电推,把推子推上了莫美子的头顶,嗡嗡嗡的声音由莫美子的头顶上的电推发出,莫美子只感到自己的头顶在随着机器而震动,快递员熟练地推着她的头发,曾经一向对自己的美貌看的很重的莫美子,在电推面前,知道自己要被剃成光头的她,没有留下眼泪,任他剃剪自己的头发。7年前的她,可以为了自己的美貌而花钱、出力,以致不惜一切代价。但是上天却把糖糖带到了她的身边。七年前,男友离开了她,她一个刚刚毕业一年的大学生,只租了间80平米的房子住着,家里人都很反对她生下糖糖,但她依然把这个上天赐给她的礼物留了下来,这七年,她不在爱惜自己的美貌,只是稍稍护理一些,曾经经常去的美容院、美发店也已很少去,她去美发店也只是修剪头发,可能是作为一个母亲,她付出了一切。为了保护糖糖的安全,她愿意被这个发出嗡嗡声、不断震动的剃发机器剃成光头。电推在她的头顶推剪,快递员扶着她的头,用电推轻轻地把那宝贵的发丝推下,那柔软顺滑的黑发一点点落到围布上、客厅的地板上。再剃光了莫美子的头顶后,快递员放下了电推,在那个箱子里拿出来了一个小东西,是避孕套,他把它套在自己的那根东西上,接着把莫美子抱起,丢到了沙发上。莫美子躺在沙发上,惊异的问道:“你要干嘛?”“废话,艹你啊。”快递员掀起来那条围布,抓住了莫美子的两腿,“不,不要。”莫美子挣扎着,“你再挣扎,我就连着你女儿一起艹了。”快递员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莫美子只能顺从,让那根东西进入了自己的阴道,快递员有频率地来回动着。莫美子觉得很爽,这种感觉,已经七年了,自己的手淫终究还是没有这根东西来回移动舒服,她仿佛回到了当年男友和自己发生关系那晚,她很享受这种久违的感觉。快递员把那根东西拔出来,拿起电推,让莫美子被自己抱着,莫美子只有163,而快递员有176,所以快递员很好的抱住了她,她两腿趴开坐在快递员两腿之间,他便又将那根东西插进了莫美子的阴道。莫美子坐的那块地方已经全湿了,快递员毫不在意,径直坐在那一块地方。他从围布处搂住莫美子,把电推推上了她的左边鬓角。电推移动的同时,他的下身也在莫美子的阴道里蠕动,莫美子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念想,尽情感受这根东西在自己的阴道里蠕动的感觉,感受着电推推剪自己头皮的感觉,自己已经多久没有感受过这种舒适的感觉了,反正也不能抵抗,不如去享受它。黑发落到围布上,落到快递员光着的身子上,“这么柔顺的黑发,落下来真是让人兴奋呢!”快递员兴奋地说着,下身猛烈地轰击着莫美子的阴道,电推移动地也越来越快,越来越多的黑发滑到围布上,莫美子,这个美丽的少妇,围着这条浅蓝色印着卡通汽车图案的围布有些不合适,但是围布够大,盖住了她的整个身子,莫美子围着这条围布反倒是激起了快递员的性欲和快感。电推把她的左鬓剃光了,接着电推移动到了右鬓,电推先把莫美子左下鬓的那几丝头发推了下来,接着推上了头顶,又是一大缕柔顺的黑发滑到了围布上。快递员把搂住莫美子的那只手松开,抓住她仅剩的几缕头发,用电推轻轻地把这几缕黑发剃了下来。快递员把那东西拔出来,扑倒了莫美子,在她的脸上亲着,手隔着围布揉捏着莫美子硕大的乳房,莫美子被这种感觉折磨得嗷嗷叫,但是她也很享受这个感觉,“舒服吗?以后我会定期来一次帮你舒服舒服并剃刮你长出的发茬,今天我没带剃刀,所以算了。”快递员贪婪地亲着莫美子的脸颊,“你知道你围着围布的样子有多美吗?让我的那根东西都忍不住想插进去来一发啦!”快递员和她做起了爱。莫美子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已经抛弃了灵魂,她愿意去感受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快感,她以后不必自慰了,有一个男人可以满足她的性欲望了。“老婆,”快递员蛮不要脸地说道,“我爱你,我想把你干出血!”快递员再次把那东西插了进去,莫美子已经完全沦为快递员的性奴和发奴了,她只能去体验这种感觉了,她已经逃不出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快感了。

 

Leave a Reply